你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

一九八一年秋,我所在的部队去甘肃陇西外训,部队就驻扎在一个有三十来户人家的村子里,各班和连部是分散的住在老百姓的家里。

当时我是连部的司号员兼通讯员,每天,我除了按时吹号,下达命令部队作息训练外,就是去临时指挥部,取回当天的报纸信件等,分发给大家,除此以外,我就没有什么事了,可以自由活动。闲时我不是呆在连部里,就是去炊事班,因为炊事班的人老在家里,我总是爱到灶事班里凑凑热闹,当然,我也去各班排,是在各班排没出去训练的时候去,至于村里人住的屋里,我是很少去的,因为咱跟人家不熟,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。

有天早上我去炊事班,一走进院门,就看到房东姑娘和灶事班长在剥麻,旁边还有一个二十来岁,长的非常漂亮好看的姑娘,也在帮房东姑娘在剥麻,这姑娘以前我没见过,初次见面,--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,忍不住就多看了她几眼,她猛然间看到我,也拿眼晴来看我,两个人的目光就那么对视着,看了好一阵子才分开,倒是她觉得害了羞了,才躲开了我的目光,手忙脚乱地忙的用手里的活计来掩饰,说实话,猛然间见到她,连我自己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既想躲着她走,又想能走上前去,跟她说上那么几句话,就是很高兴的事情了,后来我还是下定了决心,硬着头皮挺着脸,走上前去跟他们打了招呼,四个人一起来剥麻。

开头,她不好意思问我话,就问炊事班长:我在连里是干啥的?然后她才问我:你老家是在啥地方?我告诉了她,她又问我关于我的家乡的一系列情况,我都告诉了她。又反问她:你家是住在那里的?她用手指了指方向,说她家就住在附近的村里,离这不远。这时,房东姑娘也插话给我介绍说:她俩个是同:学,还是亲戚,她把她妈叫姨哩。那天我跟她还有大家一起聊了很多,两个人很快就熟悉了,不像刚开始那么拘束,后来聊的连我在家乡有没有对象这样的话,她都问我,我说没有,又半开玩笑地对她说:以后找对象,我想在你们这里找一个,不知找得到找不到?她说:只要你实心想在我们这里找,就一定能找到。后来还说了好多的话,我还知道她十九岁了,初中毕业回家,就在家务农。因为是初次见面,我跟她是不可能谈什么男女感情方面的事情,更何况旁边还有房东姑娘和灶事班长两个大活人在面前站着,无论是我还是她就是想说这方面的话,也是说不出口。直到临别,我只是想着啥时间能跟她经常见面,两个人能经常在一起,就这么说说话或是一起去干些别的什么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可是这种浪漫在部队是不允许的,因为部队有规定:士兵是不能在驻地跟当地姑娘谈恋爱的,因此,我也不能去找她,谈什么恋爱。

这样过了好长时间。有天我步行去附近的镇上买东西,镇上买草帽的人,人山人海,可巧,我在人膖里看到了她:她是:站在众多的人群里,手里捧着一大摞的草帽在卖,我估计她没看到我,买了东西就往回走,出了镇上,一个人走到一个人少树下有阴凉的地方,想歇会儿再走,就那么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下,就发现她不知在什么时候,一个人竞走到了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了,被我发现了,她一下子就不好意地笑了,笑够了才问我:你到镇上去做什么了?我告诉了她,两个人就那么肩并肩的继续慢慢地往回走,好长时间谁都没说一句话,我看她的意思是:有话想对我说,可是又看她的模样欲言又止的,想说又说不出口,挺难为情的,也不好开口去问她,后来她好像是下定了决心,开口才问我:你上次说你要在我们这里找对象,是不是真的?我说:那当然是真的,我还能骗你?她说:是真的,那你看得上我?我想了想对她说:我看你人挺好的,觉得我自已这一辈子,能找上你这么一个对象就心满意足了,就是怕你跟了我把你委曲了。她说:啥委屈不委屈的,我愿意,我想跟你。

再后来的后来,我常想:这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吧?即是部队有纪律,一时也无法拒绝吧?

.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