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亲节目嘉宾的故事

1992年,我周岁十六,上初三,第一次相亲,也是长这么大,唯一的一次相亲。

农村的孩子习惯早说媒,早相亲,男孩子到了十四五岁,家里就开始找媒人给着手物色女孩了,一般到了十七岁左右双方订亲,若早早缀学,到了十八岁,十九岁就结婚成家了。

我大哥就是十八岁结婚的,刚满四十的时候就做了外公,到现在四十七岁,儿孙满堂了。而我在三十五岁时,才有了儿子,比起我大哥,生生少了一代人。

我上初三时,村里同龄的男孩子早已姻亲已定,就等结婚了。

父母原本不准备给我张罗相亲这事的,用他们的话说,“你好好上学,不给你说媒就是怕影响你!”

但后来看到与我一般大的男孩子个个都定了亲,也有点坐不住了,人就喜欢攀比,尤其是在农村。

最主要一点,本人长得本就难看,那时又长了一脸青春痘,那颜值,啧啧,真是谁见谁摇头,谁见谁嫌弃。就是自己父母也是越看心里越没底,怕最后学没上好,还过了说亲的年龄,“误了春种,绝了秋收”,就起了早作打算的心思,托人开始给我物色女孩子。

在一个冬日的周末,我从学校回到家里,看到我大哥的一个朋友也在,我叫他二哥,看到我回来,他就让我跟他去家里坐坐,我当时还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

这时,我妈拿出一件暂新的夹克让我换上,再洗洗脸,梳梳头。

在洗脸的那会,我才反应过来,这是要去相亲啊。

一时间,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,说不上是反对,还是企盼,只是有点无所适从,不敢面对的感觉。

收拾一番,我与二哥相跟着就去了他家。他家距我家还有点距离,两人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他家,天都有点麻麻黑了。

到了他家,他低声嘱咐了我几句,就让我进堂屋坐坐,与女孩聊聊。

那女孩是他姑家的,别的村的,以前从没见过。

我紧张得不行,感觉自己脖子都变粗了,咽口水都困难,双腿有点发颤。

进到屋里,那女孩子已坐在那里,穿着一身时新的宝蓝色鸭绒袄,五官还好,肤色稍黑,看起来很壮实,看我进来,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接着抠指甲。

我呐呐地,也不知道说啥,傻傻地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,双手扶着膝盖。

场面冷的难受,我心里又急又囧,也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但又不知道说啥好,慢慢冷汗都冒了出来。

到是那女孩子先开口了,问到,你还在上学吗,几年级了?

我翁声翁气地回答,初三了,感觉不像自己发出的声音。

一问一答,几秒钟就结束了,接着冷场。

我依样画葫芦,也问她,你呢,几年级了,感觉她似乎翻了个白眼,沉默了一阵子后才撇着嘴说,我上完二年级就不上了,没意思。

又冷场了一会,二哥的父亲走进来,她叫他舅舅,招呼我们打开电视边看边说话,估计是对我们的冷场看不下去了。

她舅舅开了电视,让我们自己选择喜欢看的节目,就又出去了。

那是他们家新买的14寸黑白电视机,黄山牌的,那女孩看着电视上满屏的雪花点子,满脸期待,显然她之前对电视接触不多。

见状,我站起来帮她调台,钮着调台旋钮啪啪啪选个不停,我家在我上初中一年级时就买了电视,所以自忖这个我拿手,就有点卖弄的意思。

因为她舅舅家电视刚买不久,高高的天线还没有竖起来,所以能收到的台没几个,还都沙沙地闪着雪花点子。

正在我靠着摆弄电视,刚刚找到一点从容自若的感觉时,“啪”的一声,电视旋钮竟被我扭断了,手里拿着半截断掉的旋钮,当时人就傻掉了,我靠,这是想让我死啊。

我看到,那女孩看我的表情像放电影似的,从最初的惊呆,不敢置信,慢慢演变成生气,愤怒,再到最后一脸煞白地跑了出去。

倾刻间,二哥一家人都跑了进来,满脸黑线地看着我手里的半截旋钮,很生气,而更多的是心疼与痛惜。

我讪讪地站在那里,呐呐地说不出话,如芒在背,囧得出了一身大汗。

我也整个人都不好了,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,脑子里就想着,完了完了,这下惹祸了。

然后,当然如你们所想,没然后了!

从此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相过一次亲,抱着人丑就要多读书的一股信念,刻苦学习,酷爱读书,当想偷懒的时候,心中就默念,好好学习,讨个老婆!这可能就叫知耻而后勇吧,哈。

搞笑的是,前几年,二哥的儿子结婚时,我刚好在老家,也去参加婚礼。婚礼过后,二哥指着一个身材肥胖,正嘎嘎笑着,粗声大气说话的中年妇女对我说,那个,小巧,你还与她相过亲呢,哈哈……

哦,她原来叫小巧。

但是,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,我见了她还是有点害怕,匆匆与二哥招呼了一声,直接落荒而逃了!

相关推荐